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严肃的人口学八卦 > 越南新娘能解决中国大龄男青年结婚问题吗?

越南新娘能解决中国大龄男青年结婚问题吗?

怎么解决农村贫困地区大龄男青年娶媳妇的问题?有人说租女友回家过年,这只能解一时之急。有人说可以靠进口,这可以一劳永逸。
 
说起进口新娘,当属越南新娘人气最旺。为什么越南新娘在中国最普遍?越南新娘来中国过得好吗?越南新娘能解决中国农村大龄男青年娶媳妇的问题吗?越南新娘嫁到中国,越南的男筒子们同意吗?这一期我们来和您聊聊越南新娘背后的人口故事。
 
越南女孩的“好嫁风”闻名遐迩,美丽善良、诚信可靠、勤劳持家的越南姑娘在中国乃至整个亚洲口碑颇佳。在中国,越南新娘的足迹早已不局限在中越边境线,已深入中原腹地,甚至杀到关东地区。实际上,在进入中国之前,许多越南新娘也会外嫁到日本、韩国等发达国家。
然而,许多悲惨的故事打破了人们关于越南新娘的美好想象。当我们进入“越南新娘吧”贴吧,各种骗局映入眼帘。对于越南女孩而言,嫁到中国也不一定会“遇见幸福”,在越南也流传着一些关于外嫁中国的女孩丈夫家暴、婆婆挤兑、生活困顿的故事。
迎娶越南新娘(从越南这边看是外嫁中国)看起来是一件高风险的事情,可为什么在中国和越南仍然有许多人铤而走险?且听我们下文分解。
 
我国的性别比失衡到底有多严重?
 
按照生态统计学规律,人类出生性别比的正常范围是103~107,也就是说每100个女婴出生对应着103~107个男婴出生,不同国家存在差异,中国正常的出生性别比约105。当然,由于男性面临的死亡风险略高于女性,同一年出生的婴儿成年后男女性别比例就基本均衡了,接近100。这个现象可以理解为人类进化过程中自然选择的结果。
 
20世纪80年代,我国出生性别比开始了其长达几十年的失衡态势,从80年代初107持续攀升,2008年达到峰值121,2009年以后出生性别比开始稳步下降,但相对来说仍居于高位,处于失衡状态。
 
 
出生性别比失衡的最直接后果是扰乱了婚龄人口性别比的相对平衡:在程度轻微的性别比失衡情况下,人们能够通过扩大对象的年龄范围调节,不同出生队列之间相互找补找补,结婚难的问题或许就解决了;或者在范围不广的性别比失衡情况下,婚龄期男多女少的与男少女多的地域之间也能基本实现婚配数量的平衡。然而,中国出生性别比失衡的时间之长、范围之广、程度之深,使得婚龄期男女匹配成为显著的社会问题——即婚姻挤压,仅通过对象年龄区间和空间范围的扩大是不能够解决的。
 
特别是对于贫困地区的男性而言,当地女性多因打工流出并能够通过婚嫁实现阶层的跃迁,当地男性却由于社会经济地位较低很难找到对象。因此,边境贫困地区的男性便利用地域之便去其他国家和地区找对象,其中最著名的莫过于“越南新娘”。
 
 
“越南新娘”为什么愿意来中国?
 
中国严重的性别失衡和人口流动共同缔造了贫困地区男性结婚难的问题,而越南上个世纪以来的多场战争则导致了其女性人口多于男性人口,两者之间构成了某种微妙平衡,这构成了越南新娘外嫁中国的必要条件。对此,我们还有更丰富的理论解释。
 
(1)梯度婚姻理论——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越南就向中国台湾输送了近10万越南新娘。如今,随着中国大陆的崛起,经济发展较为迅速,经济水平较高。越南女性采取“向上找”的策略到中国大陆来寻得良配;中国男性则本着“向下找”的目标通过婚姻中介或是自行前往越南寻找年轻漂亮的外国新娘。这可以说是双方在经济条件限制下做出的理性选择。
 
(2)地域通婚圈——越南新娘多出现在中越边境交界的广西和云南等地,地理距离的趋近使得婚嫁双方拥有较为相似的地方语言和地方文化,在年轻女性大多插翅而飞的边境贫困地区来说,在一定地域范围内越过边境找对象相当合情合理。
 
(3)推拉力理论——越南新娘嫁来中国一方面来自于中国的拉力,即中国的经济发展水平更好;另一方面也来自于越南的推力。越南女性面临着家庭和社区所施加的结婚生子的压力,年龄较大的(25岁以上)、相貌不佳的、不太聪明的女性很难婚配。因此,对于这部分越南女性,中国就是他们的救命稻草,被中国男人买回去结婚是她们的愿望。
越南新娘在中国过得好吗?
 
看到这里,越南新娘是不是一件极好的事情?既能够提升越南新娘及其家庭的社会经济地位,也能够解决我国贫困地区男性结婚老大难的问题。但是近年来,越南新娘的“进口”不再局限于边境地区,开始逐渐向广东、福建、浙江、东北三省等东南沿海地区和北部边境地区蔓延,其后迅速向湖北、江西、湖南、陕西等中西部地区发展,最后遍布全国,甚至出现了“批量生产”趋势。当婚姻开始变成一种工业,其背后的故事就不再是“你情我愿”那么简单。
 
现今对于越南新娘存在几种典型叙述:
 
(1)越南女性本着对中国高速发展经济的向往,来中国就业,进而结婚生育于此扎根,从此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越南媳妇看起来与中国媳妇并无二致(但这常常发生在中越边境地区)。
 
(2)越南女性与丈夫形成事实婚姻,但因无法开具、翻译、公证并认证越方婚姻状况证明、未获得合法入境手续、婚姻登记的经济成本等原因无法进行合法婚姻登记,婚姻无法获得法律保护(涉外婚姻必须到省级婚姻登记机关进行登记,而很多边境地区的越南新娘居住地离省会城市距离相当遥远),越南新娘在中国处于黑户状态,无法获得基本社会保障,更无法参与正常的社会经济活动。
 
(3)越南女性与丈夫通过中介等渠道认识,合法结婚以后越南新娘由于语言不通难以与丈夫交流,与周围环境难以融合,即使跨越国界结成一对夫妻,也难以冲破文化的藩篱相互理解。
 
(4)越南女性被所谓工友、婚姻中介、婚姻对象哄骗,拐卖到偏远贫困山区给人做媳妇,其中的幸运儿能够逃出大山,千里迢迢回到母国,不幸的只能认命在大山终老,这与《盲山》中讲述的中国女性被拐卖之事非常相似。
(5)越南女性与其他越南人、婚姻中介相互勾结,通过骗取中国男性的婚姻钱财谋生。这一事件常发生在浙江、福建等非中越边境地区,这些男性由于无法在本地找到适龄的、相貌姣好的女性,转而将目光投向外国婚姻市场。在钱财被骗之后,由于婚姻本身具有一定敏感性和“拐卖”性质,中国男性无法通过法律渠道进行“维权”,只得认栽。在某互联网论坛,上传越南女性照片反映这一事件的男性比比皆是。而一些边境地区的跨境事实婚姻,在遭遇到“骗婚”情况时更加难以通过法律途径获得保护。
其实,在越南新娘身上发生的故事并不稀奇。在上个世纪甚至是现在,部分中国女性被拐卖、中国男性被骗婚的事件都曾见诸报端。只不过,越南新娘带着“跨国”的烙印,无论是法律追责还是现实管理都更为棘手,跨境婚姻问题就显得更为敏感、复杂。
 
越南新娘能“解救”中国的大龄单身男青年吗?
 
根据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估算,适婚人口男性大约比女性多3000万人。越南总人口为9600万人左右,越南婚龄女性还需要满足内需,单纯从两国数量级上来看,中国婚姻市场上的缺口很难靠越南新娘填补。而且越南并没有大规模跨国迁移的传统,根据联合国人口司的统计,越南跨国净迁出率常规年份不足1‰,最高的年份也仅2‰。更令人忧虑的是,越南近年来也出现了出生人口性别结构失衡的问题,越南出生人口性别失衡的问题虽然没有中国般严重,多年来居高不下,预计未来越南男女比例失衡的程度会更加严重。当越南男性的婚姻已经受到挤压的时候,中国男性还要“虎口夺食”,不知是否会引起越南人的公愤呢?
 
 
除此之外,由于“越南制造”的崛起,越南经济正在快速发展,2018年GDP增长率为7.08%。中国的剩男群体则与贫困群体有相当大的重合,即使中国GDP仍高于越南,但中国剩男群体的经济状况未必比越南本地更好,因此期望越南女性“向上找”来解决中国的剩男问题似乎不太可行。
 
参考文献:
 
[1]武艳华, 陈海萍. 无利不媒: 中越跨国婚姻婚介者的行动逻辑[J]. 人口与社会, 2017 (3): 104-114.
 
[2]李树茁,孟阳.改革开放40年:中国人口性别失衡治理的成就与挑战[J/OL].西安交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8(06):1-15
 
[3]Duong L, Belanger D, Hong K. Transnational migration, marriage and trafficking at the China-Vietnam border[J]. Watering the Neighbor’s Garden: The Growing Demographic Female Deficit in Asia. Paris: Committee for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in National Research in Demography, 2007: 393-425.
 
本期作者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 硕士研究生秦婷婷
 
本期责编: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 讲师吕利丹
 
本期编辑: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 本科生熊英宏
推荐 3
  • 发表评论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腾讯转发
  • 新浪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