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严肃的人口学八卦 > 王源背后的大国烟民

王源背后的大国烟民

如何优雅地把抽烟送上热搜?
 
王源的例子告诉我们,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花样的脸蛋也禁不住在热搜上的狼狈不堪。然而辩证地来看,这种全民的激讨何尝不是一种进步。
 
2015年6月1日正式实施的《北京市控制吸烟条例》规定:公共场所、工作场所室内环境、室外排队等场合禁止吸烟,违者将最高被罚200元。
 
世界卫生组织(WHO)将每年的5月31日定为“世界无烟日”,今年的重点是“烟草和肺部健康”。
 
吸烟不仅不会让你变得更酷,还可能面临罚款和健康的危害,所以即便错过了王源热搜,错过了世界无烟日,我们依然认为这篇文章很重要。
 
人口大国,吸烟大国
 
烟叶大概在明清时期在中国兴起。早期吸烟的器具主要是烟斗和水烟袋。水烟因其高品质和据说“清爽而不上火”的口感为上等阶层人士所偏爱。实际上,直到19世纪90年代,卷烟才作为商品传入中国。在那个办个火柴厂都能成为民族骄傲的年代,卷烟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得到迅速发展,抗战胜利后,卷烟税已经成为国民政府货物统税当中的第一大税,坐实了国民支柱产业的第一把交椅。
 
新中国成立后,人民政府对卷烟业给予了高度重视,然而,计划经济产量不足的前提下,卷烟也只能像茅台那样并不为寻常百姓家所消费。沐着改革开放的春风,烟草行业真正迎来了大发展大繁荣。
 
不足40年的时间,中国已经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烟草生产国和消费国,有多大呢?
 
2013年,中国烟草总公司生产了约25000亿支香烟,而紧随其后的竞争者菲利普·莫里斯国际公司的产量为8800亿支。事实上,中国烟草总公司在全球烟草市场所占份额比紧随其后的菲利普•莫里斯国际公司、英美烟草公司和帝国烟草公司等多个世界大型跨国烟草公司的总量还要大。
 
这么大的体量当然离不开烟民们的默默奉献。据估计,我国有超过3亿的烟民,而这一数量甚至占到了全世界烟民数量的1/4。
 
2014年,中国消费者消费了全球44%的香烟,是之后印度尼西亚、日本、俄罗斯、美国等29个国家消费量的总和。
 
中国烟民的地理版图
 
总体来说,中国吸烟版图近10年来发生了显著的变化,除了新疆、西藏等省份因为文化风俗等原因,在抽烟上保持较低水平外,抽烟的重心由东南沿海向内陆省份扩散。
 
 
从城乡比例来看,城市户口的男性抽烟的比例落后于乡村。由图2中可以看出,出生在60年代的人群吸烟比例较高,在70后中有所减缓。而农村男性的吸烟比例常年保持在70%以上的水平。可能是因为健康的原因,戒烟的比例随着年龄的增加而缓慢增加。
 
 
抽烟,男女有别
 
从性别上看,我国抽烟行为显示出明显的男女分化。来自《国家健康服务调查》的数据显示,男性群体中吸烟的流行度常年高于女性群体,基本是后者的16~20倍。
 
 
从图3中可以看出,男性吸烟人群的高峰在30~55岁之间。但女性基本呈现一个线性增长的趋势(图4),随着年龄的增长,吸烟流行度越高。
 
 
同时,女性群体内部存在显著的差异。40岁及以上的群体中抽烟的比例要明显高于40岁以下的群体。
 
WHO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从吸烟量来说,我国男性烟民平均每天要吸22支烟,女性是10支。男性平均进入吸烟的年纪为20岁,女性为27岁。
 
但即便如此,该研究进一步指出,中国女性面临的特殊问题是二手烟暴露。她们在家中和工作场所的二手烟暴露率在世界上排名靠前。
 
吸烟的青少年化
 
更值得忧虑的是图3同时也显示从2008年到2013年,虽然成年人的吸烟比例有所降低,但是吸烟行为在青少年群体中的比例却大大增加,从2003年的8.3%上升到2013年的12.5%。
 
具体到性别来说,青少年男性群体的比例从2003年的16%上升到2013年的23.5%,而青少年女性的比例则从0.4%上升到1.1%。换言之,你所认识的5个男孩中就有一个可能已经开始吸烟。超过3/4的吸烟者表示他们从青少年时期就开始抽烟。
 
难以承受的代价
 
吸烟有害健康早已是不争的事实。说到这里,多数人想到的可能是肺癌。确实是这样的,今年世界无烟日的主题也是“吸烟与肺部健康”。实际上抽烟增加了25%罹患肺癌的可能性。
 
美国流行病学会将吸烟导致的死亡疾病由大到小排列后,前几位分别是:肺癌、冠状动脉性心脏病、慢性阻塞性肺疾病、其他与吸烟相关的癌症、中风等。
 
这是一场无声的战争。WHO在2014年做过的一次预测,中国每年因抽烟造成的非正常死亡人数在100万左右,相当于每天都有3000人因为吸烟而非正常死亡。如果不采取积极措施,到2030年,这一数字可能增加至200万,而2050年将增至每年300万人的非正常死亡。
 
 
吸烟对健康以外的影响也非常显著。最贫困人群是烟草使用及相关非传染性疾病负担的最大受害者。病人不能工作,家人可能也要停止上班或上学来照顾患者。对一些家庭来说,癌症等医疗费用的自费部分可能是灾难性支出,直接导致因病致贫。
 
还有证据表明,烟草消费对家庭支出的负面作用同时还伴有酒精的使用,因为酗酒者更可能是吸烟者,而吸烟者往往也会花更多的钱来买酒。
 
此外,有大量国际案例表明,在全世界的森林火灾中,多数是由吸烟等人为因素引起的。
 
一些行动和建议
 
WHO在2003年出台了《烟草控制框架公约》,随后我国签署并组织实施履行《公约》的协议,承诺到2025年将15岁及以上人群的烟草使用率在目前基础上降低30%,到2030年总体吸烟比例下降至20%。
 
实际上,这些年,我们在控烟上已经作出了许多行动,公共场所禁止吸烟的规定在越来越多的城市得以实施,烟草行业的广告被禁止传播,禁止向未成年人出售香烟制品等。
 
提高烟税是另一个十分重要的措施。经过两次连续提升,目前烟草税总合计约为零售价格的50.8%,根据《公约》的承诺,这一税率还将提高到70%。
 
2015年提税后,卷烟零售价格平均上涨了10%,最便宜品牌的价格上涨了20%,在接下来的一年间,卷烟总销量下降了3.3%,最便宜卷烟销量下降了5.5%。提税还直接使相关烟草税收增加了约700亿元。
 
 
好消息是,尽早戒烟确实对身体有好处。根据牛津大学和北京大学在过去15年做的追踪调查结果显示,主动选择戒烟的人群,随着戒烟时间的增加,身体状况能够恢复到正常人的水平。即便是因为身体健康的原因,被医生劝告禁止吸烟的人群,戒烟也能显著提高他的健康水平。
 
(图片来源同图2)
 
图6·图中灰色部分是从未吸烟者的健康水平,蓝色折线代表主动戒烟人群随着时间的增加,健康水平逐渐恢复到正常人水平,红色折线代表因身体原因被动戒烟的人群随时间的增加,健康水平逐渐向正常人靠拢。
 
WHO在2017年预测,在所有减少烟草需求的措施中,提高烟草税带来的健康和经济收益最大。例如,将卷烟零售价提高二分之一,未来50年内,可减少4700万男性吸烟者(其中,青少年的比例占到了25%),避免2000万人过早死亡。在避免的过早死亡人群中,半数以上(1200万)来自于收入最低的两个人群(中等偏下收入人群和低收入人群)。
 
(图片来源同图5)
 
图7·提高烟草税在未来50年内可避免过早死亡的人数
 
除了在政策层面,在个体层面消除吸烟的最大利器来源于受教育程度的提升。也许王源去伯克利继续深造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而多读书或者关注“严八”公号也是大有裨益的。
 
世界上许多国家将吸烟可能导致的身体病变器官印在烟盒纸上来告诫人们吸烟的危害,但这一点在国内大可不必担心。就像白酒越来越淡出年轻人的视野一样,国产香烟这种同样偏好大红、大紫、大金的审美,终将会和白酒一样,随着历史的巨轮被新一代年轻人所遗忘。
 
主要参考资料
 
[1]世界卫生组织:《中国无法承受的代价》2017 (http://www.wpro.who.int/china/publications/2017-tobacco-report-china/zh/)
 
[2]The global cigarette industry. Washington, DC: Campaign for Tobacco Free Kids; 2016(http://global.tobaccofreekids.org/files/pdfs/en/Global_Cigarette_Industry_pdf.pdf)
 
[3]Zhengming Chen,Richard Peto,Maigeng Zhou,Andri Iona,Margaret Smith,Ling Yang,Yu Guo,Yiping Chen,Zheng Bian,Garry Lancaster,Paul Sherliker,Shutao Pang,Hao Wang,Hua Su,Ming Wu,Xianping Wu,Junshi Chen,Rory Collins,Liming Li. Contrasting male and female trends in tobacco-attributed mortality in China: evidence from successive nationwide prospective cohort studies[J]. The Lancet,2015,386(10002).
 
[4]Wang M , Luo X , Xu S , et al. Trends in smoking prevalence and implication for chronic diseases in China: serial national cross-sectional surveys from 2003 to 2013[J]. The Lancet Respiratory Medicine, 2018.
 
[5]Samuel H. Preston and Haidong Wang. 2006. Sex Mortality Differences in the United States: the Role of Cohort Smoking Patterns. Demography, Vol.43, No. 4: 631-646
 
[6]Koplan J , Eriksen M . Smoking cessation for Chinese men and prevention for women[J]. The Lancet, 2015, 386(10002):1422-1423.
 
[7]魏晓锴.近代中国卷烟工业史研究综述[J].近代史学刊,2015(02):267-279.
 
方正梁,中国人民大学人口学系研究生
推荐 1
  • 发表评论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腾讯转发
  • 新浪转发